河南省教育网-通讯员频道

冷漠的标签——带着批判的声音去呐喊

[ 河南省教育网 ] 作者:
王宝川
2016-08-17 09:30:32 | 我要分享:
0
  一直以来,一听到给学生标签式的评价,我就想怒发冲冠,仰天一吼:“教育非得用这样公开的形式来血淋淋的展示出来个等级不可吗?”我想说:“不可以,请不要用公开的方式让其他孩子知道这位学生是一个差等生,甚至,连他自己都不应该知道自己是差等生,因为说出来是伤害,藏心里是厚爱。”
 
  如果一直这样公然给孩子一个等级分层评价,这样分层评价的公开化就像是手中握着一把锋利的剪刀,有可能会抹杀掉部分孩子的进步之心,有可能会消磨掉孩子的坚韧之心,有可能会剪短他整个人生的巅峰之路。你可能会说我危言耸听,也可能会说我言辞有过,甚至会说我哗众取宠。但是我要呐喊,曾经也彷徨过这样写是否合适。作为一名有思想的有灵魂的八零后教育者,我还是想说,请改变这样的方式,只要学生还有学习的愿望,就不要提前人为的把篱笆设置好,没有愿望,我们要为学生创造愿望。
 
  我坚信,用事实说话总比高谈阔论强。作为一个教育者,实在心急如焚,我相信教育里有所感知的每一次写作和付出,定会功不唐捐。如果真的化为了蓝桥之梦,何妨?落红片片浑如雾,不懈更觅桃源路。
 
  时光总是以相似的光景重现,二十二年前的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呢?破旧的衣服,蓬松的头发,胆怯的面容,永远在班级里面处在那无人问津的角落是我的全部印迹,偶尔的一次“额外照顾”估计也是和同学闹了矛盾被叫到办公室。
 
  但是直到遇到了李老师才让我发生了改变。李老师,一个朴素的教育者,老是戴着一副老花镜,老花镜的鼻梁上还被垫着一块浅蓝色的布料,后来才晓得是为了减轻对鼻梁的疼痛。那个时代,物质贫乏,这样的处理方式不免就是一个最简单有效节俭的方式,可在给我们上课的时候,老师偶尔还是会用手动一动那副有些陈旧老花镜。他总是穿着一件深蓝色的中山装,一条深黄色的裤子,是哪个年代里最常见到的服饰搭配,只不过颜色有些褪色、暗淡的许多,失去了新艳之感,倒也平添了一份厚重之韵。记忆里的李老师大概就这样,有很多已经模糊的找不到任何影子与痕迹了。
 
  师资力量的缺乏让老师们过于繁忙,对学生是没有办法一个一个进行辅导的,所以,从哪个时候,我就接触到了和其他老师不一样小组学习。李老师把我分到了陈琦这一组,陈琦是我们班公认的学霸,学霸这个词不会出现在那个时代的,允许我用现代词去点缀一下过去的旧时光吧,后来听说,陈琦和家人都去了美国。
 
  我很幸运,被分到有学霸在的小组里。每天,有什么不会的试题,小组长总是会把我下课后留在教室里辅导,组长不会说我是“差学生”,在我的印象里她从来没有给我贴上过任何一个“差等生”的标签。上课的时候,李老师会按照小组的方式提问问题,让每一个小组的成员都会有发言的机会,不一样的是,问题的提问会由易到难,但是老师不会说这个容易的问题有“差等生”谁来回答,布置作业上也不会说“差等生”写那一道题,而是都要求写,可以不会,但不能不尝试、不努力。后来,我才知道,小组长之所以从来没有用“差等生”的方式称呼我是因为李老师提前给小组长做过简单培训。
 
  和其他老师比起来,我第一次感受到“差等生”这样标签式的评价在我身上消失了。在我的童年记忆里,这是我最美好的回忆之一了,因为我小学阶段的成绩一直都是班级的后五名学生,留过级(留级:重新在原来的年级再学习一年),所以我的小学比别人多上了两年,有那样的标签式评价,现在想一想也是正常的,可是李老师最后还是把这个魔咒般的帽子给我摘掉了。我开始努力学习,开始相信自己,开始如饥似渴的读书、写字、做题,不在怀疑自己,不在把自己定义为“差等生”。就这样,我最后以班级第四名的成绩考上了中学。这就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。
 
  有一次,我去外地学习。听课的间隙,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一下子刺痛了我的心,女孩说:“浩明,你是D等生,这个问题你来回答。”后来得知,这个女孩子是他们的组长,而作为D 等生的浩明我发现一节课似乎都没有用心倾听其他问题。下课后,我去问了浩明,从他的回答中,我知道了许多,他的作业是最简单的,他们班的同学都知道他是差等生,“我只需要学最简单的就好了,从来没有想过难一点的问题,估计我也不会。”这一句回答是令我最伤心的。
 
  说出来是伤害,藏心里是厚爱。对于学生的评价和小组作业分层次布置,我们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改变。教育本来就是一件细心的事情,一件润物无声的事情,不喧嚣,不热闹,静下心来去思考,教育才会更好。
 
  卷帘落花如雪,化成春水滋养教育的心田;烟月弥漫天际,散开来是风的掠过,化成一缕柔和的光,眀鉴育人心;忆望戒尺声咋起,惊醒梦中人,感恩桃李心;化作彩云飞去,何处?一生阑珊教育梦。

责任编辑:lpy

浏览次数:

相关阅读:

Haedu声明: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 >>查看本站免责声明